论酒钱还清的可能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刚刚下过一场雪,我看路上没了行人,便关了门,收拾收拾,给自己泡了壶热茶。屋子里静的得很,平白使人多了几丝心烦。
        算算日子,好像许久未见那华山的侠士和武当的道长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噗哧。”侠士和道长,还真是一对儿冤家。
         要说起侠士和道长的相遇,就发生在我这小小的茶馆里。春寒料峭,雪下得急,让人都看不清前方的道路。武当山不似华山那么冷,刚从山上下来的道长哪里受过这等刺骨寒风,就寻了个去处,讨杯茶,暖暖身子。恰巧,华山的侠士从外归来,要了坛酒解馋。到了山上,他可就喝不到上好的桃花酿了。
        店里碳火烧得足,倒更显得外面更加寒冷。道长看了看被风吹的嘎吱嘎吱响的窗棱,好看的眉毛微蹙,有些犯难。一旁华山的侠士看到了,毫不客气地坐到了道长对面,笑嘻嘻的问:“道上莫不是要上山?”“嗯,我与师兄们前来讨债,却不慎迷失方向。”“那便好说了,我自幼生长在华山,对华山的路可谓熟稔于胸,闭着眼也能找对,道长可愿跟我走?”说着,侠士冲我招了招手,“只要你帮我付了这酒钱就好。”侠士依旧笑容灿烂。道长的嘴角抽了抽,却也付了钱,“那请兄台带路。”“好嘞。”侠士一手捞过没喝完的酒,一手揽过道长的肩膀,“这钱等你下次来华山之时,便还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打开窗户,看见两人紧靠在一起,走在风雪中,渐渐没了身影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那位侠士成了我茶馆里的常客,一得了空,就跑到这里来。奇怪的是,他并未寻酒,只是饮茶,也从未欠过茶钱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是不是又到了武当讨债的日子,道长又来到了茶馆。我清楚的记得,当侠士推开门,看到道长坐在那里的时候,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嘴角也抑制不住笑容,“老板,来坛酒。”
声音也高了几分,“道长啊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“嗯。”“道长可还忙于事务?”“不,今日课业都已经做完。”“那不如,我带道长在华山走一走。上次匆忙,又正逢风雪,没能让你看看华山的风景,实属遗憾。”道长眼眸低垂,纤长的睫毛轻颤,不看侠士,只盯着茶杯中泛起的水纹,“好。”侠士得到了回答,笑容更盛,俊朗的眉目也少了几分凌厉,多了几分温柔,“这次酒钱也麻烦道长了,等下次,我一并还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道长也成了这里的常客。这里距离武当不近,若只为一杯热茶,何苦跑这么远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们来我这里喝茶,自然与我熟识起来。 
         华山的侠士告诉我,他要带道长看雪树银花,看落英满地,看江南细雨,看风吹春水,还要一起看金陵夜市,看烟花盛放,看万家灯火,看灯笼长明。他告诉我,他有种预感,他会和道长一起,览尽天下绝景,看遍人间繁华,仗剑天涯。
          武当的道长也同我有过交流,他告诉我,他知道侠士的心思,也明白侠士为何拖欠酒钱,不过,他并没有想过让侠士还清。这种生活与之前在武当清修不同,有着很大的差异,他说,但这种生活似乎也挺好的。身为武当弟子,动了心,应该会被师傅惩罚的吧。道长笑了笑,丝毫不见犹豫和畏惧。
         明明有着相同的心思,却都不肯道明,捅破这一层窗户纸,只与我这个外人诉说。我捧起茶杯,氤氲的热气模糊了眼前的视野。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一阵急促敲门声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出来。我打开门,满头是汗的侠士一把拉住我的手,声音嘶哑:“求求你,救救道长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不仅仅是这里的老板,还是一名云梦医者。
         道长受的伤很严重,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两天,不过幸好,道长醒过来了。在看到道长醒过来的那一瞬间,侠士全身都在颤抖,他小心的扶起道长,轻轻搂在怀里,头伏在道长的肩上,就像对待失而复得的珍宝。我离开屋子,外面阳光正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 再见到他们,也是在茶馆里。我得知,是道长替侠士挡了那只带毒的箭,不过道长并不后悔。他们告诉我,他们要出去游历,可能很少会再来我这里。这次来,便是同我告别。
          看到他们的背影,我就知道,这酒钱大概是永远都还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热度(9)

© 日月白告 | Powered by LOFTER